<noframes id="5hrf5"><address id="5hrf5"></address>

<sub id="5hrf5"><listing id="5hrf5"><listing id="5hrf5"></listing></listing></sub>

        首頁 > 云計算 > 正文

        “新基建”是云服務市場的“臨門一腳”

        2020-07-08 10:36:09  來源:新浪科技

        摘要: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后,國內關于“新基建”的聲音不絕于耳。從內涵上來看,“新基建”在很大程度上仍舊強調的是基礎設施硬件的建設,
        關鍵詞: 新基建 云服務
          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后,國內關于“新基建”的聲音不絕于耳。從內涵上來看,“新基建”在很大程度上仍舊強調的是基礎設施硬件的建設,與2009年的“四萬億”計劃有類似之處。但“新基建”的“新”體現在建設內容方向上的不同。“四萬億”的內容,被簡單地概括為“鐵公基”(鐵路公路基礎設施建設)。而“新基建”的內容,根據國家發改委在4月份給出的清晰定義,其中至少包括5G、數據中心、人工智能、云計算、物聯網和工業互聯網等內容。
         
          這些“新基建”建設目標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硬件基礎設施,即5G網絡和數據中心;另一種則是在硬件基礎上發展出來的軟件服務,即人工智能和云計算。物聯網和工業互聯網則是在軟件和硬件耦合之后,自發形成的有價值的應用。這意味著企業數字化轉型加速、迭代和完成。貫穿始終的商業形態將會是云服務,這是未來企業數字化業務的核心。
         
          云服務未來市場超萬億元
         
          市場研究機構IDC的報告,到2024年,中國云服務市場支出將會達到5633億元人民幣,從2019年到2024年的復合增長率達到28.1%。考慮到2019年云服務在所有IT支出的滲透率只有6%,到2024年增長到15.8%,未來云服務市場支出超過萬億元人民幣毫無問題。
         
          但是,這個有著極好發展前景的云服務究竟是什么?
         
          一般的理解當中,云服務實際上是指通過數據中心實現各個企業以及個人用戶在云端的大量數據存儲。實際上這僅僅是云服務的最基本功能,被稱為IaaS(基礎設施服務化)。各個企業通過建立數據中心,對外提供數據存儲功能,同時對外收取一定的費用。這樣的做法使數據能夠獲得相對安全且容量較大的存儲空間。但數據中心投資很大。某個云服務商披露的數據顯示,單個6000機柜的數據中心初始投資就達到4.8億元,這還不算建成后的維護和電力消耗。
         
          在IaaS的基礎上,云服務商將會提供更多的服務,以便獲得多元化的投資增值回報。這就是PaaS(平臺服務化)以及SaaS(軟件服務化)。這主要是運用數據中心的算力,為各個數據上云企業提供數據分析服務,為其商業決策提供參考。同時還通過平臺開發出軟件產品,助其運營、銷售和管理效率提升。例如,企業和企業之間的合作,可以通過PaaS提供的統一合作平臺進行操作。企業如果想要進行倉儲備料的優化,則可以通過SaaS的專門軟件服務,只需要通過將數據上云,SaaS軟件就會通過自身的計算能力給出最優的方案。人工智能在整個計算和操作過程中將發揮重要的輔助性作用,大大降低人力資源成本,提高工作效率。這一切,都是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克勞斯·施瓦布在他的《第四次工業革命》一書中提到的新一輪工業革命的要素。
         
          高門檻和高粘性的產業
         
          云服務市場中的企業眾多,主要分為從IaaS起步的互聯網大廠,和依附于大廠基礎設施上的軟件開發商兩種,也有云服務商兩種角色兼而有之。中國的云服務業務起點始于2009年。阿里巴巴于當年創立阿里云,2011年開放云業務,搶得領先優勢。2012年全國進入云服務市場投資大發展時期。在這一段時間前后,騰訊云、亞馬遜AWS以及京東、美團和蘇寧等企業也進入了云服務市場。這些云服務市場玩家都是互聯網大戶。這一點也是全國云服務市場的典型特征之一。因為作為云服務起點的基礎設施投資是一個極高的準入門檻,而且云服務早期的客戶營銷相當困難。有錢的互聯網大戶自建基礎設施,同時以自家生態支持早期業務應用,這樣才能求得生存。阿里云依靠其電商生態,騰訊云依靠其游戲生態才獲得落地的機會。
         
          生存之外,是市場之爭,而這樣的競爭又往往以價格戰的方式進行。2014年幾個大廠發起云服務價格戰,某大廠云服務商以一分錢的報價拿下了價值數百萬的某城市政務云訂單,就是當年慘烈的云服務價格戰的表現之一。經過幾年的價格戰,京東美團和蘇寧云業務到今天已很難再支撐下去。互聯網商業競爭的重要特征是,在某個新的業務萌芽出現前,通過大幅投資占據市場優勢,以價格戰鞏固之,這中間對資金有大量的要求,以承受業務擴展和虧損的需要。云服務市場也不能避免這一規律。馬云曾說每年要給阿里云投資10億元,連投10年。但是到了2018年外媒曝出的消息是10年阿里云獲得投資430億元。這已很能說明云服務的資金門檻的高度。
         
          在資金門檻外,還存在著技術門檻。一個云服務平臺能夠提供的數據分析能力,以及服務企業的能力,決定了這一平臺的增長空間。云服務行業有to B和to C兩種路徑區別。To C的業務相對簡單,以個人數據存儲為主。To B的業務目前還看不見盡頭的增長空間,但要求云服務商具有強大的軟件開發能力,以及與企業長期的合作能力。云服務商要獲得不斷的業務增長,也需要實現自我超越,例如,具備從視頻和游戲的賽道,切換到金融和政務云賽道,以及從IaaS發展到PaaS和SaaS的實力。實際上,由于近年的價格戰和技術發展趨勢,云服務市場的玩家已開始出現集中化。市場研究機構Canalys的數據顯示,阿里云和騰訊云占全國市場的63.4%,其余頭部企業還包括天翼云、華為云、浪潮云和金山云等。
         
          由于數據遷移成本非常高,一般來說企業選擇了某個云服務商就不會再放棄,這意味著云服務商們的用戶粘性特別高,也意味著目前已經占領一定市場份額的云服務商們業務基本盤非常穩定。但現在云服務還是一個增量市場,上云企業和機構在不斷增加。部分企業為了保證數據安全,會采用“雙云”策略,最終云服務市場還會有新的玩家做大,但普通的云服務商如若還要尋找機會,恐怕只能讓自己從屬于某個大廠,而不是尋求全產業鏈式成長的發展方式了。
         
          下一步是工業互聯網
         
          5G時代以及“新基建”本身降臨,都在推動傳統企業上云熱情不斷增長。對于中小企業來說,上云以公有云方式為主,大型企業有足夠的資金與實力,可能會更加強調自建數據中心,構建私有云業務為主,亦有部分企業會考慮使用混合云,以便讓成本相對私有云搭建會低一些。近幾年的趨勢來看,傳統金融機構和政府云業務上云速度將會增加。金融機構上云加速是因為中國的金融市場面臨開放,5G和人工智能的應用將有助于它的數據分析能力增強,提升已有的競爭能力。政務云的業務發展是政府管理的需要,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后,從醫療物資調配到感染人員隔離,數據管理對政府決策產生了深遠影響。此外,數據管理將會大幅降低政府運行成本,提升整個管理效率。
         
          除了金融以及政務云業務外,云游戲以及VR和AR等視頻業務將在5G時代獲得空前發展。不過游戲和視頻業務并不是5G時代的主角。5G對于工業互聯網和物聯網產生的沖擊要遠遠高于消費互聯網本身。對于普通的消費者來說,5G加上云服務本身帶來的改變暫時還不會很多,但是對于工業生產領域來說則不止如此。
         
          5G的高帶寬和低時延將極大優化工業生產流程,大量的數據分析和新型制造方式——最典型的是“3D打印”,學名為“三維快速成型”——推動工業產品從“大規模制造”到“大規模定制”。工業生產方式的改變將帶動新的創新,但這其中需要進行大量工業App的開發和連接。本文作者在2019年在新加坡曾經參觀了當地的工業互聯網工廠實驗室,注意到它的工業機器人,從生產到維護,數據均置于云上,生產參數隨時根據客戶要求以及機器人本身的運行狀況進行調整。機器人的零部件如一個普通的電機的運行數據都會上云,供應商隨時對這些零部件的磨損程度和運行狀況反饋信息。在這一過程中,云端的數據分析和基于云端的工業互聯網App開發至關重要。
         
          這就是“新基建”大幅加速數據中心和云計算建設的目的。這一產業為工業生產帶來的變化,恐怕與瓦特改良蒸汽機的歷史地位堪有一比。云服務在中國已經啟動了10年,厚積薄發,已經到了爆發的臨界點。“新基建”的出現,為這一市場補上了“臨門一腳”。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zhangwenwen
        韩日三级片-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av片